公众号:逼撕状

我怎么又想跑

反复否定自己所有画过的毫无创造性的东西,这样长久以来的行为开始变得频繁,我从抱怨环境因素的局限,到直视自己空洞没有灵性的创作(甚至连创作都不算是),真是越来越想钻回我的蚂蚁窝。

我是肉体腐烂,灵魂将死之人.
你却如此伟大.
我渴望着你用金灿灿的脚将我碾死,我便不屈于蝼蚁之名.
我有多少个我,单个或无数,总有一只是蚂蚁.
眼泪淹不死蚂蚁,蜜糖甜不死蚂蚁.
若蚂蚁被烧死,我还可以是寄生蜂,单细胞,粒子.
反正
每一个都爱你.

十月的你是海雾
飘到树梢
飘向山谷

十二月的你是野兔
跳到我左脚边
跳向我右眼角

二月的你是小行星
飞到古柏带
飞向木卫二

四月的你是天花板
砸到我的四分之三
砸向污浊黑海

五月的你是叶片
连接茎叶贯穿爆炸成宇宙
我在桥上捡到你
在四点钟梦到你

© 俩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